w夜夜撸 _(商道良心)

清雍正年间,山东利津有个刘侍中,父亲去世,在坟前守孝不足一年,老母亲又病入膏肓。为给老人治病,刘侍中不惜重金请医问药,虽然母亲病体见好,可家中却无钱付药资。实在没法,刘侍中孤注一掷,向亲朋借了点钱,准备到南方经商。

(商道良心)

因为对南方气候不了解,刘侍中刚把货物备齐,没等启程回山东就赶上了梅雨季节。等到天晴,贩来的丝绸上全生了霉点!百十两银子都打了水漂,刘侍中又气又急,忍不住失声痛哭。

哭声惊动了一位住店的中年男子,男子告诉刘侍中,他祖上有个祛除丝绸霉点的秘方。刘侍中一听,赶紧许诺,如果霉点处理掉,他赠一半货物作为酬劳。“这倒不用!只是祖上有训,秘方不能外传,还需把货物搬到我房里,不知兄弟是否信得过我?”中年男子说。

反正这一批货已成废物,还有什么信不信得过?刘侍中当场答应下来。中年男子吩咐管家和伙计们,把刘侍中的货物搬进自己房里。

第二天,中年男子要刘侍中查点货物。刘侍中进屋一看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只见自己货物上的霉点踪迹皆无,整整齐齐摆放在那里。这祖传秘方简直是仙方!刘侍中非常高兴,按照承诺,就要把一半货物送给中年男子做酬劳。中年男子推谢道:“兄弟也是个讲信誉的人!这一半货物,我看就免了,你要觉得心里过意不去,就请牛管家和伙计们一顿酒饭,他们可是劳累了大半夜!”

刘侍中欣然同意,当即请旅店老板准备酒菜,款待大家。喝酒聊天中,刘侍中才知道,中年男子姓吴名方兴,徽州人士,经商已有多年。

“在商海里摸爬滚打了多年,很少见到兄弟这么讲信誉的人,如果兄弟不嫌我人粗,酬劳低,可否在我手下屈就?每年,我给你一百两银子做工钱怎样?”一百两?这可不是个小数目!刘侍中当即答应下来,吴方兴也很高兴,大家放量豪饮,尽兴而归。

二、如来显灵

吴方兴确是做生意的行家,他选中的货物十有八九都能挣钱,刘侍中跟着他走南闯北学了不少生意经。且这吴方兴脾性随和、心地善良,乐善好施,跟伙计们也处得像亲兄弟一样,刘侍中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位好东家。

这一年,北方风调雨顺粮食大丰收。吴方兴却说,风调雨顺之后,往往是灾年。他在北方买了一大块空地,大兴土木建筑粮仓。

粮仓还没建好,吴方兴老家来人,说吴老爷子病重。吴方兴一听,立即带着牛管家匆匆赶回老家。临行,他把生意诸事托付给刘侍中,要他一定要把所有的粮仓购满粮食。吴方兴走后,刘侍中按他的嘱咐,大量收购粮食直到仓房全满。

转年,果然是个灾年。麦收将至,雨水涟涟,长在地里的麦子都生了长长的芽子,七月,天又开始了持续的大旱,如火的骄阳把庄稼全烤成了干柴还不罢休。

一涝一旱把老百姓的家底折腾了个底朝天,不到冬季就有很多人家没了存粮。这时候,吴方兴正在老家为父亲守孝。刘侍中一看时机不错,便开始开仓卖粮。

随着天气越来越凉,买粮的人也越来越多,刘侍中看准时机,从二两银子一石,涨到四百文一斗。

这一天,刘侍中正在清算账目,一位伙计跑来告诉刘侍中,有仓粮食发生了霉变。刘侍中过去一看,果不其然!一进粮仓,就有一股呛鼻子的霉味,粮食已然变得霉黑。他思忖这仓粮是当时收的过于潮湿,没及时晾晒的结果。

一仓粮食可不是个小数目,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让吴老板受损失!刘侍中思量半天,对伙计说:“你去找几个可靠的人,把这些粮食淘洗晾干掺到别仓!这事一定要保密,千万别让人知道!”“这事吴老板知道会……”“到时候,我来说!”没等伙计说完,刘侍中便截住了这个话题。

这年冬天,吴方兴从老家回来,刘侍中得意地把自己卖粮的经过说了一遍,吴方兴听了一言没发,只是默默地看着刘侍中。

这天晚上,吴方兴邀刘侍中喝酒。两人一人守着一只小坛,一边聊一边喝,不知不觉便喝多了。“兄弟,以前,我觉得你是个讲信誉的人,所以才邀你一起做生意。可没想到这几年,你生意经精湛了,人却变了!借灾年哄抬粮价,用霉变的粮食以次充好卖给大家,这些,都不是一个诚信的生意人做的!我的生意伙伴里,绝不允许……”吴方兴话没说完,刘侍中早已出溜到桌子下面睡了过去。

一觉醒来,天近正午,刘侍中起床赶紧去前面铺面。来到前铺,他惊讶地发现店内一个人也没有了!而且,他还恐慌地发现,所有粮仓里的粮食也不翼而飞!这,这是怎么回事?

他大惑不解,跌跌撞撞跑到吴方兴的房间,却发现房里只剩四堵空墙!一切都像是一场梦,好像从来就没发生过什么,可这粮仓却分明在证实曾经发生过的一切。

回到自己房里,刘侍中看到床上有个布包,打开一看,里面竟是二百两银子,他明白,这是吴老板给他的工钱。

就在这一天,附近慧觉寺也发生了一件怪事。因为赈灾粮食告罄,方丈愁得跪在如来佛前,祈求了整整一夜。天光方亮,方丈拖着疲惫的身子打开寺门,却惊得双手合十,嘴里不住地念:“阿弥陀佛!”你道为啥?门口堆着好多粮食!如来真的显灵了!

三、不期而遇

半年以后,刘侍中去南方贩运丝绸,偶尔在大街上碰到了牛管家。刘侍中很高兴,拉着牛管家问长问短,并邀请他去酒馆喝酒。起初,牛管家说话吞吞吐吐好似有所顾忌,可几杯酒下肚,就打开了话匣子。刘侍中感慨地说起吴老板秘方去霉点的事,牛管家叹了口气说:“哪有什么祖传秘方!其实就是吴老板帮你的借口!”

接着牛管家告诉刘侍中,当时,吴老板得知刘侍中举债购买的货物全毁,心里不忍,就假借自己有祖传秘方,把货物搬进自己房间,让伙计们按着花色去各大店铺寻找相同的货物,趁晚上换掉了被毁的丝绸。

刘侍中听了牛管家的话,羞愧地说:“我欠吴老板的,怕这辈子都还不了了!”“你也不用这么说,其实,我跟那些伙计和你一样,都是受了吴老板恩惠的人!这些年,我们跟着吴老板走南闯北,心里都有杆秤,他做生意挣的钱,一半以上用在救济别人和我们大家的工钱上!”

“可惜,我现在不能在吴老板手下做了!”刘侍中沮丧地说。“兄弟,你可知道,吴老板最欣赏的是什么?”牛管家醉醺醺地说,“一个人的诚信!吴老板不介意你有多大能力,但你必须有诚信!”

牛管家说,吴老板虽是生意人,但他宅心仁厚,储备粮食,本来就是为了救济灾民,可没想到刘侍中哄抬物价,还把霉变的粮食以次充好,这些都是吴老板所唾弃的行为!但是人各有志,他从不强求别人。那天,他在酒里放了蒙汗药,等刘侍中睡着后,吩咐大家把粮食拉到慧觉寺,留下刘侍中的工钱,跟大家返回徽州。

“可生意人要的就是利!吴老板这么做,再大的家业也要被他败光了!他吃苦受累图的到底是什么呀?”

“赎罪!”牛管家凑近刘侍中耳边,讲了一件事。

四、替父赎罪

那是康熙朝的事了。康熙皇帝留下一个太平盛世的同时,也留下了一个吏治腐败、税收短缺、国库空虚的烂摊子。

雍正皇帝即位后,采纳了通政司官员钱以垲的建议,亏空官员一经查出,严搜衙署的同时,也把其家底抄个一干二净,即使贪官死了,也决不放过他的子孙!

徽州有位姓吴的老爷子,曾做过多年官员,他为官清廉,深为当地人尊崇。有一年,吴老爷的老娘重病,眼看命悬一线,不日黄泉。这时,一位很有名气的郎中闻听消息,来到吴老爷家中免费为老太太诊治。

把完脉,郎中开了处方,吴老爷一看,全是昂贵的药材,他为官清廉,没有多少积蓄,几服药下来就入不敷出。吴老爷是位孝子,为了给老娘治病,他只好昧着良心贪污了一些税收。这件事虽然没有败露,却成了他的心病。不久,吴老爷就以身体为由告老还乡。

吴老爷的儿子对功名利禄不感兴趣,弃文经商。这位吴少爷靠着自己天生的经商才能,不下几年,便积攒了不少家产。他经常接济附近的穷人,数目之大,远远超过了当年父亲侵吞的税收数额,在当地成了有名的大善人。吴老爷心安了许多,他知道,这是儿子在为自己赎罪。

五、结局

这天,吴方兴正在家里歇息,刘侍中突然拜访。吴方兴吩咐家人摆酒招待,席间,刘侍中悄悄从袖中掏出一块黄色锦缎给吴方兴。吴方兴看完,脸色突然大变,冷汗顺着鬓角流下。

看到吴方兴脸上的变化,刘侍中微微一笑,轻轻把锦缎藏进袖筒。吴方兴擦了擦脸上的冷汗,趁大家不注意匆匆走出房门。过了一会儿,他袖里窝着个账簿回来,大约是走得匆忙,一个趔趄差点跪在刘侍中面前。

“吴老板小心!”刘侍中扶起吴方兴,顺手把账簿放进自己袖里。

酒足饭饱,刘侍中拉着吴方兴非要他送送自己。走到无人之处,吴方兴双膝一屈跪倒在地:“罪臣之子吴方兴叩拜刘大人!请大人审核家父所贪银两,罪臣子愿意承担一切惩罚!”原来,刘侍中给吴方兴看的是皇上钦封的密旨。

“吴老板快快请起!”刘侍中扶起吴方兴,“吴大人贪占税收,虽是事出有因,可罪不能饶!但吴老板这些年赈灾、救济的钱,远远超过吴大人贪占的税收数目,也算是为皇上安慰了子民!功过相抵,功大于过,相信皇上也会开恩!”

“谢刘大人体谅之恩!”吴方兴说完又跪在地上。“吴老板,是人谁无过错,当初我为给老母亲治病,孤注一掷贩卖丝绸,谁知却蚀了老本,幸亏有吴老板的无私救助,我的老母亲才得以康复。为了报答你,我丧失自己的良知,哄抬粮价,将发霉的粮食掺入好粮,也是罪不可饶!”

原来,刘侍中是京城四品侍卫,曾是皇上手下直属,专查徽州一带官员贪污受贿行径。父亲亡故后,他“丁忧”在家,本应在父亲坟前守孝三年,谁知母亲又重病在身。他为官清廉,家境并不富裕,母亲生病后,那微薄的俸禄更是入不敷出,为了救治老母,刘侍中只好做起商贩,赚取银钱贴补家用。

刘侍中从袖中拿出吴方兴给他的账簿,掏出火镰打燃点着,账簿顷刻化为灰烬。这是吴老爷留下的贪占税款的明细账。

吴方兴见状双膝跪倒,重重地磕了几个头:“刘大人大恩大德草民没齿不忘!”“吴老板言重了!你的商德即是你的仁德,令刘某刮目相看!如果,刘某哪天弃官从商,不知吴老板肯不肯收留?”“草民的大门时刻向您敞开,大人如果愿意随时可来!”

几年以后,刘侍中辞官,将家中所有变卖,只留小部分作为投奔老东家吴方兴的路费,其他尽散于家乡的贫苦百姓。一时间,他被乡人尊崇为善人,但只有他心里明白,自己这是在为几年前的行为赎罪!